第四方PK第三方,赢在何处?(下)

据某新闻报道,在公安部经侦局部署和指挥下,辽宁大连警方近日破获一起特大非法经营案。深圳爱贝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爱贝信息”)以“聚合支付”名义,从事非法资金支付结算业务,截留商家资金,涉案金额92亿余元人民币。
自2010年爱贝云计费创立,至2015年12月,爱贝就已经服务了12000家合作应用开发者,覆盖了3.4亿用户,一度成了四方支付的代表性平台。2020年,也就是今年的一月,爱贝因为非法结算(资金非法截流)被调查,并且据报道宣称,其中有近八成的用户,是棋牌菠菜。
爱贝的平台,则正是通过各种空壳公司,来套取正规的三方机构的通道,整合成功后就成了聚合支付,聚合支付本身并不违法,但一旦接触到结算业务,尤其与菠菜行业沾边,对其中交易的资金进行了截流(也就是指,正常的消费者付了款,钱款会进到商家的账户,但爱贝的截流,却会让正常的资金交易无法流转,支付的资金不会到商户的账户,而是会汇聚成“资金池”),从中抽取手续费用后,再流转至商家账户。

 四方往往依附于正规的三方机构而生存,第四方机构不同于监管严苛的第三方,能够做到户户门清(有这么一天的时候,也许菠菜行业就是第五方、第六方机构的天下了),因此,大多数被追查的第四方支付,都是涉及了支付结算的“二清”业务,爱贝也仅仅是被监察到“二清”业务的其中一家。
 如果仅仅是菠菜行业撑起了第四方支付的场子,恐怕现在的四方平台和菠菜行业是同样层次的眼中钉肉中刺了。即便是第四方平台,大多数,仍然是以正常的运营经营为主的,监管本身对于第四方的监管目前可以说是日益精进中的状态。
在聚合发展的早期市场中,第三方份额被微信、支付宝瓜分的差不甚远,支付市场几乎再无可侵占之地,而第四方支付入门门槛极低,不论对于三方还是商户来说,都大大增加了便捷度的聚合支付,其行业准则较之第三方支付也更为模糊,也就给小型支付商户带来了机遇,再当下的市场,堪称为支付行业的新一片蓝海。

自14年,聚合支付在微信、支付宝两大巨头各自占据半壁江山之际,支付行业的战场开始从线上向线下转移,且付款方式开始玩出了花来,聚合支付比起第三方支付的各自独立,它能够整合各个支付渠道,在扫描时可以自动识别消费者的渠道,而对应的款项则会各自汇入对应的渠道中,因此,在地推经济的主导下,显然更具优势;待到16年则到了聚合支付的爆发时期,市场上可见的能够发现第四方支付的踪迹明显造假,越来越多的收单外包机构开始步入第四方支付的场子;至17年时,聚合支付已经有了一定规模,引起了相关监管部门的注意,整个行业开始步入合规化阶段,至此,顺畅的洗钱之路,开始大打折扣;时至19年,聚合支付已经占据了线下扫码支付总规模的四分之一以上,商户渗透率更是达到了46.1%,可谓深受资本的青睐。
    对于商家来说,聚合的效率远远高于单一的支付宝、微信或是银联收款,不仅收款便捷,后台对账也清晰了然,几乎被整个市场所认可,一码替多码,便捷行天下。

正常来说,多码合一是理念与技术更新迭代的必然经过,但这一市场规范的经过,却必然不那么容易,眼下的小型支付商家已经很难再市场中争得一席之地,而三方的“双寡头”地位已经难以动摇,妄想从其手中分食To C客户几乎不可能,但灰产与To B平台,对于中小支付机构来说,却是眼下最大的机遇。
如今的第四方支付,倘若想要在其中占据一席之地,线下的B端商家拓展,以及线上B端商户的营销推广,却是政策推动的东风之道,籍此下沉市场,跟随产品精细化发展,伴随着数字化服务的发展趋势,守候着合适的支付市场风口,即便是当下的小型支付商家,也可以顺畅的持续性发展支付行业或者逐渐转向数字化服务商,这是第三方支付无法比拟的地方,也是第四方支付发展的一大机遇。
 

业内新闻 相关推荐: